萨非娅

明明

许光明这个人设。。。

好想给他配个陈家明啊。。。

小家明叉着细腰杵着兰花指戳许光明的脑袋,你脑袋是洋白菜么?这么多褶,还什么都记不住!跟你说了多少遍不要相信她不要相信她!气死我了!哼!!

然后傲娇地靠在椅子上指点江山,从现在起,不许那丑丫头踏进这屋里半步不许她接近你的研究所不许她靠近你两米以内不许她给你打电话不许你跟她有工作来往不许她提到你也不许在我面前提到她,还有,不许她看我的婉君!

再偶尔撒撒娇是这样的,我是辛辛苦苦的为家里赚钱啊!就跟小蜜蜂一样,小蜜蜂现在还饿着呢!再这样,小蜜蜂就要蛰人了!

顿时觉得再苦逼的剧情都能神清气爽起来了呢!(不

中国文化纪录片(B站转的,自码)

超赞

资源站:

1. 我在故宫修文物av3924328
2. 国脉·中国国家博物馆av4152415
3. 御膳房av4004813
4. 帝陵 av4619981
5. 中国通史av5670296
6. 北京中轴线av4378167
7. 大明宫av1730716
8. 大运河av4139898
9. 超级工程av6456542
10.航拍中国av8320409
11.舌尖上的中国第一季av3585546, 
第二季av4231881
12.长城av3122019
13.楚国八百年av992037
14.台北故宫av3578648
15.汉字五千年av250263
16.河西走廊av2229874
17.新丝绸之路av1242179
18.史说汉字av2483589
19.海昏侯大墓av3563428
20.复活的军团av522440
21.圆明园av1563053
22.东方帝王谷av2484328
23.望长安av4686831
24.布衣中国av8802176
25.大汉帝国av5332988
26.中华文明av3479721
27.历史的拐点av5957522
28.世界遗产在中国av4734362
29.再说长江av2120529
30.美丽中国av2251606
31.敦煌av5031538
32.敦煌画派av9940353
33.与全世界做生意av2837502
34.留住手艺av3193310
35.第三极av8668069 
36.当卢浮宫遇见紫禁城av1458232
37.天河av2933029
38.光阴·西藏的西藏av4471131
39.中国高铁av9701763
40.筑梦路上av5053430
41.故宫100av4114589
42.我们诞生在中国av7346616
43.锦绣纪av6294513
44.古兵器大揭秘av5838576
45.大国重器av1806333
46.寻味顺德av4673559
47.味道云南av3692768
48.客从合出来av1088790
49.南宋av3613036
50.神秘的西夏av4670883

唯一一次不按跳过!!还关掉重开了好几次就为了看男神!(๑•̀ㅂ•́)و✧

本来还迷迷糊糊的立马清醒了,第一次看到时还被吓呆了一下下哈哈哈(ฅ>ω<*ฅ)

鬼吹灯花絮观后感

已知靳老师怕蛇
所以靳老师的角色也怕蛇

--伪装者AU

记者举话筒: 请问明长官为什么要用毒蛇、眼镜蛇这样的代号呢?有什么特殊意义吗?

明长官一脸严肃: 因为蛇是世界上最可怕的生物,更何况是有毒的,敌人听之必定闻风丧胆不战而降。

(掌声雷鸣)


--伪装者哨向AU

明长官和明秘书正在激烈地讨论工资问题。

由于情绪有点激动,明长官的精神体大蟒蟒悄悄溜出来打算助阵。

明长官眼角一瞥见到大蟒蟒,“嚯”地一声跳上了椅子。

明秘书尽职地一个箭步挡在明长官面前,安慰道: 大哥,别怕,想想蟒蟒小时候,还是挺可爱的。


--琅琊榜AU

终于集齐了做药的材料。

蔺少阁主站得远远的,对药炉旁正一脸好奇的少年劝道: 小飞流乖,快帮哥哥按住那条长虫。



怕蛇的靳老师依然那么苏那么帅那么可爱嘤!  (ฅ>ω<*ฅ)

年初四,整条街被拆后剩下的老房子

十五层地狱

2015-02-05

我站在初中学校门口的对面,身旁是妈妈还有表哥,他们的脸很模糊,一直没有说话。我开始怀疑他们的身份,不像人,像傀儡。

一只很可爱的小土狗从学校里跑出来扑到我腿上,嘴里衔着一张纸递给了我,上面写着一句话: 到十五层地狱。

我望向妈妈和表哥,他们点头示意好,我点了点头表示知道。

下一秒,我们站在了公司大厦的一楼等电梯。电梯到了,走进电梯后我问一起等电梯的人要不要进来,往下去十五层地狱的。他们摇了摇头摆摆手说:不了不了,我们是往上的。

于是我按了关门,电梯往下降了一会后转了个弯滑出大厦,沿着一条轨道快速滑行,电梯的墙壁变成透明,外面的景物因为速度连成了模糊的线条。

不知道什么时候电梯慢慢消失了,我们脚踏上铁轨,沿着铁轨继续往前走。

渐渐地,铁轨两旁出现了商业街、广场,房子都不高,两三层左右。街上热闹却不会太多人,天气也不错,有暖色的阳光而又不会觉得热,心情也好,些微的兴奋却也闲适平和,一切都刚刚好,不多也不少。

还是在铁轨上继续走着,看两旁的一切就好像在看连环画,慢慢地房子和人也有了画的质感,像纸板做的皮影。

又来到初中学校的门口对面,但我知道并不是之前的那个。我仍然站在铁轨上,一只大土狗从学校里跑出来,欢快地摇着尾巴绕着我转圈。我弯腰摸了摸它的头,转身继续沿着铁轨走,一直走,两旁景物渐渐模糊到只剩下了影子。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发现前方陆陆续续地有人沿着铁轨走回来,他们的神情看起来都很高兴。我问他们是已经到达了目的地所以往回走吗,他们说不是,没到,只是有些人在路上得到了想要的东西,有些人心灵获得了救赎,有没有到达目的地已经无关紧要了,所以就回去了。

我继续往前走,心情隐约像朝圣一般,带了点希望与期待。

不知又走了多久,铁轨左边出现了一大片种植园,有个面目模糊的人在旁边介绍说这是一个工厂,工人要把花朵安装在树枝上,就像安装灯泡一样。穿着灰色制服的工人们背着箩筐在低矮的树丛中忙碌。

身旁的表哥,也许其实不是表哥而是别的什么人,模样已经变了,他跟我说我们也来试试吧,我说好。于是就站在铁轨上对边上的树丛开始安装花朵了。

天色已经昏暗了下来,树只有半人高,每棵树旁边都有一箩筐花朵,摸起来像塑料,而且花瓣都蔫了。我半信半疑地拿起一朵,找到枝头上的花托把它安了上去。枯萎的花瓣随即慢慢地舒展开来,有手掌那么大,在枝头轻轻摇晃,嫩黄的花瓣重重叠叠,发出淡茶色的光。

好美,我在想。

"吱-呀--"一声,是室友在关门,醒了。

年初二,雨夜,雾

年三十,归程